xihuanlay

喜欢张艺兴

这个世界不对00~06

00

这个世界不太对!

  张艺兴表示自己很迷茫,自己不是应该在老九门赶场的途中吗?为毛会在韩国的保姆车上醒来?难不成自己做了一个梦?可是这梦也太长了吧!三年的时间真的是梦吗?

  或许不是梦,只是时间的沙漏被重置了。

  张艺兴捂脸默默接受这个中二的设定,刚准备收拾一下心情从新出发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要再准备准备。

  哎呦喂!老天爷,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团里面的人会对自己动手动脚?

  白白啊!别摸了,哥和你的构造是一样的。

  队长啊!我知道你不是冷都男,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再冲着我笑了,有点毛啊!

  还有世勋,看我干嘛要舔舌头?

  ……

  张艺兴有些hold不住,但是看着经纪人从门口领进来一个小男生说是预备役exo成员后,张艺兴表示自己实在是淡定不能了。天知道当年的zm前辈不就是公司往原本组合里面插人的失败经验吗?公司怎么可能再来一次啊!又不是傻!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今天的张艺兴一如既往的迷茫中。

01

汽车停下来的声响伴随着外面韩语的嘈杂声让张艺兴有些不适应的睁开眼睛,刚想问一下小秘书怎么了,就发现一张好大好大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一脸诡异的姨母笑。

  “嗯……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张艺兴抓抓自己的头发,拍拍脸让自己显得精神一些问道,经纪人不是应该在韩国领着团员去赶场吗?怎么会在中国,难道自己的行程又要有什么变化了吗?

  “lay呀!你在说什么?睡迷糊了是不是?你不是刚刚参加完神童前辈的节目吗?”

  “mo?神童前辈?现在是在韩国?”张艺兴瞪大了眼睛问道,有些起皮的嘴唇微微撅起,一脸的呆萌。

  “对啊!大韩民国2013年……”

  2013?不是都2016了吗?自己不是还在东方卫视的跨年表演了吗?张艺兴表示自己想要静静,想静静。不准问静静是谁。

  可是经纪人哪有那闲工夫等着张艺兴静好,只是意味他又JPG了,也就没管的扯着张艺兴下了车往公司的练习室走。

  而在静静的张艺兴表示,这一次经纪人扯自己的动作还挺轻的,和以前不太一样诶!真的是不太一样!张艺兴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被经纪人扯回练习室了,也不知道这一路上见到了前辈有没有好好的打招呼,万一被人当成没礼貌就不好了。张艺兴有些担心,但是实际上张艺兴的身体早帮他完成了一系列的打招呼,腰弯的都有些累。

  “lay哥,你回来了。”边伯贤笑着迎了过来,眼中写满了柔和与依赖,让张艺兴毫无芥蒂的伸手揉了揉对方柔顺的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应了一声,回了一个带着酒窝的微笑。

  边伯贤微微低头掩住因为张艺兴笑颜而产生的片刻晦暗和喜悦,再次抬头带着可爱的笑容,挤开别的人,赶紧出声略带撒娇的说着自己刚才练习的事。

  lay哥今天对自己真是亲切啊!边伯贤在心中自得的想到,状似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明显黑了脸的吴亦凡,表示自己很开心。

  “很辛苦吗?要不去休息一下好了,白白的头发都湿了,小心感冒。”张艺兴捏了捏边伯贤的脸说到,动作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弟弟一般,十分的亲昵。可是看在别人眼中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嗯!”边伯贤笑眯眯的应道,整个人乖巧的不像话,心中更是充满了喜悦,哪怕之后听到了张艺兴要和金钟仁一起练舞都没能不开心。

  张艺兴从某种意义上说打发了白白后和在练习室内的其他人打了招呼后,收到了朴灿烈的灿烂微笑和吴世勋的弯弯眼以及吴亦凡莫名其妙的黑脸后走到微笑着的金钟仁身边拍了拍对方的肩,示意金钟仁把舞再跳一遍要看。

  金钟仁表示lay哥要看,哪怕再累都可以,于是赶紧站了起来有模有样的把新专辑的舞蹈跳了一般,而张艺兴看似很认真的再看金钟仁跳舞实际上心里却在想吴亦凡和鹿晗,这两个中途离开的人。

  还未等张艺兴想明白什么,金钟仁就跳完了,还一脸求表扬的表情看着自己,就像是眼巴巴的小狗一样,看到张艺兴失笑,于是张艺兴毫不吝啬的对着金钟仁赞美了一顿。

  “不愧是kai,跳的真棒!”张艺兴比这大拇指笑着微微歪头说到,一脸的温柔。

  “哪有!lay哥才是跳的好。”金钟仁抓抓脖子,略带腼腆的说到,心里面简直比吃了蜜还甜。

  吴世勋表示不开心了,明明自己也跳的好,为什么lay哥哥都不夸自己。吴世勋不开心,小白眼翻个不停,全部都朝着一脸憨笑的金钟仁。

  一旁的朴灿烈笑的有些牵强,想着要不要找lay哥去写个曲子,好好的刷一下自己的存在。

  而吴亦凡的脸简直黑到不行了,张艺兴是怎么回事,他不是一向都在自己身边吗?为什么今天和别的人那么好。

  张艺兴看着镜子里面显得单纯、稚嫩的自己深吸了一口气后,听着熟悉到了极点的《growl》音乐,自然的打开双手。舒展身体让每一块的肌肉都紧绷起来,每一个动作都务必到位的随着音乐的节奏舞动,一向显得温柔的面容此时却满是禁欲,一向清澈如水的眼眸之中更是写满了诱惑与魅力。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分外的有力和勾人,舞动间的呼吸似乎都带着若有若无的芬芳。

  张艺兴一跳起舞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都点燃了起来,耀眼的让人不愿意移开视线。

  音乐播放结束又开始了新一轮,张艺兴喘息着看着镜子里面双颊泛红覆着薄汗显得有些诡异的娇媚的自己,觉得十分的不满意,自己的体力为毛变得这么差了,为毛啊!以前自己不是连跳三个舞曲外加唱歌才会喘的吗?

  张艺兴嘟着嘴显得有些气闷,但还是调整了一下呼吸再次从半途中进入音乐舞蹈。

  “lay哥。”边伯贤轻轻的叫道,声音低的自己都听不见后看了一眼吴亦凡发现自己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对他这么的热切了,因为跳着舞的lay哥真的好想让人把他关起来,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看得到。

  金钟仁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的跳得不行,可是眼睛却不能离开他家lay哥丝毫,生怕错过对方丝毫的动作。

  朴灿烈站在练习室的角落看着张艺兴,眸色深沉,他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不太一样。

  吴世勋看着张艺兴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后加入到张艺兴的舞蹈当中,随着张艺兴一起跳。看着镜子里面显得无比般配的两人,吴世勋偷偷笑弯了眉眼,就像是月牙一般显得十分的可爱,这个时候的吴世勋个子还没有完全的长起来,团霸的隐藏属性还没有表现出来,还是最初那个个子和张艺兴差不多的小忙内。

  至于,吴亦凡他或许是几个人中触动最大的,他从未想过从观众的角度来开,张艺兴的舞蹈是这么的有魅力,或许自己还是不够了解他。

02

看着镜子里面汗淋淋的自己,张艺兴表示有种说不出的舒爽感觉,真棒!
于是张艺兴笑嘻嘻的拿过朴灿烈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自己被汗水打湿的黑发,白皙脸上的小酒窝更是张扬的显示出自己的存在。
“走灿烈!哥请你去吃饭。你想吃什么?”张艺兴心情舒畅的一跃,单手拦住朴灿烈的脖子说到,略带疲劳的绵软嗓音内全是愉悦,听得无奈弯腰的朴灿烈都觉得开心,露出的大白牙真是闪之又闪。
“哥,我要喝奶茶。”吴世勋拉住张艺兴柔软白皙的手臂,笑弯了眉眼说到,还稚嫩的面容上是独属于张艺兴的撒娇,像是一块软软的年糕一样,让张艺兴看着就觉得心软。
“好啊!”张艺兴松看开环着朴灿烈的手,摸了摸吴世勋的头发后看着朴灿烈说到,“就我们三个了,去吃顿好的,烤肉怎么样?”至于其他人都有通告离开了。
“恩,哥,我们还是去吃炒年糕吧!我喜欢那个。”朴灿烈笑得灿烈的说到,脸上的酒窝深深的凹陷,一脸的真诚。可是实际上不过是因为担心张艺兴钱花的太多而已,今天要是别的人请客,朴灿烈绝对会马上的答应,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和朴灿烈相交许久的吴世勋自然也明白其中深意:“对啊哥,我也好久没吃了,就吃那个好不好咦兴。”
张艺兴失笑,心中满是感动:“都说了要叫哥了,你们放心你哥我怎么说也是奔小康了,吃一顿烤肉绝对没事的,就这么定了。”脸上柔和温暖的微笑和柔软的小酒窝让吴世勋和朴灿烈难以拒绝,只好暗自打定主意要少点一点。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真的到了烤肉店张艺兴自己就拿着菜单一连串的把朴灿烈和吴世勋喜欢吃的东西点完,分量十足,根本就没让两个人插手。
而等到肉都上来,开烤的时候,这三个大小伙子就都一门心思扑倒肉身上了。
吃到最后,朴灿烈和吴世勋想一同结账才发现,张艺兴早趁着中途去上厕所的时间把单买好了。
“怎么样,我有先见之明吧!”张艺兴看着一脸不可思议得两个人,笑得万分得意的说到,眉眼弯弯的,小酒窝里面全是醉人的甜酒。
朴灿烈和吴世勋相视一笑,点了点苦笑着表示赞同。
“哈哈哈!”三个人笑着一起回宿舍,张艺兴手上还提着多烤的一些肉打算回去给其他成员加加餐。
可是走到半途中,哪怕隔着口罩,朴灿烈和吴世勋都能看到张艺兴脸色的不适,修长的美手更是把自己的衣服扭成了一团。光洁的额头上一片的汗水,藏在口罩后面的丰润唇瓣更是被洁白的牙齿用力的啃咬。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胃烧烧的,难道吃辣椒吃多了?自己可是真真正正的长沙伢子诶!怎么可能,一定是肉不对!对,是肉不对!张艺兴坚定的想着,心中的小人抱拳肯定点头。

03

还没等张艺兴想出个子丑寅卯,他就被突然威武起来(其实一直都威武)的弟弟们拉着去了药房,买药吃药。
听着韩国大妈的关心,捧着灿烈特意问人要来的热水和刚刚买的药,看着吴世勋和朴灿烈一脸认真的记下大妈说的每一个注意事项,张艺兴表示真的不用这样啊!只是胃疼好不好!又不是什么绝症,有必要这么严肃吗?有必要以后都不吃辣椒,不喝凉水吗?……张艺兴很暴躁。
可是,张艺兴看着瞪着自己的朴灿烈,吴世勋的小白眼,默默的怂了。好吧,他吃药不说话。
张艺兴原以为回到了宿舍就不用再沐浴在两人的眼神攻击下了,结果回到了宿舍等来的是所有人的批评。
俊绵哥我错了,真的错了,以后一定注意身体,不说了好不好!
大哥,我一直都注意,只有这一次好不好。
嘟嘟,我不想喝传说中的韩国药汁,你不要去厨房。
……
张艺兴乖乖的窝在沙发里面,低着头认错,态度绝对的诚恳。你说他会不会觉得烦?怎么可能呢!这可都是爱啊!
于是原本用来慰问的晚餐烤肉变成了夜宵,张艺兴终于在签订了一系列条约后被允许去宿舍写歌了。
张艺兴心情很雀跃,但是表面上还是温柔的又慰问了一番兄弟,说了一会儿话后才进了他和经纪人共用的房间。
客厅内原本应该散了的兄弟们继续开会。
“我觉得lay哥觉得不是第一次身体不舒服了。”灿烈严肃的说到,大白牙只露出了一点点,“我和世勋问了药店的大婶,她说这种胃病是慢性,长期的。”
“恩,我想起来lay哥好像昨天就在地下睡的,因为腰疼。”边伯贤皱着眉说到,心情不好,“可是,我问的时候,lay哥却说他昨天回来晚了,不想打扰经纪人哥哥。”
“诶!他今天药酒涂了吗?”鹿晗问坐在一旁的吴亦凡。
吴亦凡摇摇头,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得!你们先说着,我去给他涂药。”鹿晗抓了抓头发往张艺兴那屋走,外面先是开张艺兴的“批判会”之后开始想解决方法,最后决定张艺兴身边至少要有一个人陪着。
屋内,张艺兴听着自己做的小样,咬了咬唇想着要怎么改就看见鹿晗气势汹汹的推门进来。
鹿晗直接一个虎扑把张艺兴压倒床上,一脸严肃的捏着张艺兴的下巴问:“快和鹿爷老实交代!”
“交代什么?”张艺兴望着鹿晗,有些愣,干净的眼中全是迷茫。两人凑的很近,近到能闻到对方身上的味道,张艺兴身上是混合着烟火气息的牛奶沐浴露的味道,淡淡的很舒服。
“交代你多久没涂药酒了?”鹿晗捏了捏张艺兴不够圆润的脸颊说到,斑比一般的眼中全是淡淡的笑意。
“嗯!”张艺兴表示今天自己刚刚回到过去,记忆什么的真的还没有融合好,药酒这种小事根本想不起来。再说当年鹿晗走了以后,药酒这种东西就直接变成每个星期固定的理疗了。
“看来你真的是很久没涂了,我去拍短片之前怎么和你说到?”鹿晗皱着眉显然有些愤怒。
张艺兴见鹿晗生气了,秉承这大丈夫能屈能伸的法则赶紧看着鹿晗保证到:“鹿爷!鹿哥!鹿鹿!我错了,你原谅我,我下次一定记住。”软软的嗓音配上张艺兴真挚的眼神。
啧!小样别以为这样你鹿爷就会心软了。鹿爷可是威武的北京汉子,鹿晗暗错错的想到。可实际上。
“得!下不为例,就冲你第一次撒娇,原谅你。”鹿晗表示自己很大度。
撒娇?自己那里撒娇了?张艺兴表示疑惑,JPG中。
鹿晗看着JPG中的张艺兴,笑了笑,又捏了捏张艺兴的脸后从张艺兴身上起来,拿出床头柜里面的药酒到一点在手心搓热后,拿脚轻轻的踹了一下张艺兴的屁股道:“翻个身,张蛋蛋!”
“哦!”张艺兴应到,好脾气的翻了个身,自己动手撩起衣服,露出柔韧,雪白的小腰等待鹿晗动手。
鹿晗低着头温柔而细致的按摩,揉捏舒服的让张艺兴想睡,于是就真的睡了过去。
鹿晗挥挥手,缓解一下酸软,看着睡得一脸无害的张艺兴,笑着伸手在对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道:“多大人了,还不知道照顾自己,没了我你要怎么办?”
之后,替张艺兴盖好被子,调好空调温度,才悄悄的走了出去,没给张艺兴换姿势,因为鹿晗知道张艺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浅眠,反正张艺兴睡觉不老实过不了一会儿肯定胡乱翻身。
房间外,声音也小了起来。房间内,张艺兴却并没有如兄弟想的那样好眠,反倒做起了光怪陆离的梦,梦里面两个张艺兴 相似却又不同,犹如镜像双生。
梦里面一片零落,镜像破碎,人影重合。

04

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张艺兴表示自己还有点懵,要在躺躺,于是赖了大概三分钟床后,张艺兴轻手轻脚的起来洗漱,穿衣服,你问叠被子?拜托,晚上还要用好不好,叠了干嘛!
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还不明显的腹肌,张艺兴有些挫败,不过想想还能再练回来也就算了。
总之,顺其自然吧!尽力做好每一天,努力努力再努力,不想那么多了。反正自己也不是理科的料子,想什么时空问题也太难为人了。
早起的宿舍还是和以前一样,有着小呼噜的声音,听得张艺兴微笑,脸颊上的小酒窝,深深的陷了下去。
想着前几天,经济人哥哥说的行程,张艺兴决定早上做米饭好了,再炒个土豆丝,辣椒炒肉什么的,吃饱点好干活。
就在张艺兴刚刚把米放进电饭煲的时候,一向都起的很早的都暻秀也打着哈欠近了厨房。
“早上好!”张艺兴心情很好的打招呼,见都暻秀一脸困倦的样子,按耐不住手痒,伸手在都暻秀脸上捏了一把,手感不错,张宇直心满意足的想到。张艺兴就是喜欢逗都暻秀玩。
都暻秀瞪大了双眼,一脸的震惊,之前张艺兴可从没对自己这么亲近过,别说捏脸这种动作了,就连拉手都很少好不好!
张艺兴看着一脸震惊的都暻秀可耻的怂了,赶紧装作无事的打开冰箱拿食材,暗暗防备着都暻秀的锁喉。
所以也就没有看到,在他转身后,都暻秀的笑成了桃心一样的嘴唇。
“lay哥起的好早,今天要做什么?”都暻秀看着张艺兴问道,目光温柔的看着张艺兴一脸认真的切着土豆丝。
“昨天睡得早,就醒的早了呗,倒是嘟嘟你是不是没睡够?没睡够的话,再去睡一会,今天早餐我来做就好了。”张艺兴看着自己好歹也算练过的刀工下细细的土豆丝表示很满意,“嘟嘟你看,这土豆丝细吧!能穿针的。”
“细。”都暻秀笑着说到,拿过围裙给张艺兴系上,虚虚的抱了抱张艺兴后自己也穿上围裙和张艺兴一同奋斗。
“不用了,醒了就睡不着了,一起呗!那帮人太能吃了。”
“哈哈!嘟嘟说得对,不过我们运动量大嘛!还有就是嘟嘟做饭好吃,最好吃了!”
“有吗?”
“有啊!你做的面特别好吃,我特别特别喜欢。”张艺兴说的是真话,在他到中国发展之后,每次晚上觉得饿了,都会很想念都暻秀给他做的面,清清淡淡的却好吃的不行。可惜那会儿,真的是太忙了,都暻秀也有自己的演艺事业,每次匆匆见面都只是在演唱会上,私下里一起吃饭都有些少。
张艺兴突然想起了老九门里自己演的二月红,于是看着低头洗菜的都暻秀说:“我教你做阳春面怎么样?那个也好吃。”张艺兴是真的觉得那个好吃,虽然当初拍得时候,他吃的都有些想吐了。
“阳春面?”都暻秀不懂这个夹杂在汉语中的中国词。
张艺兴想了想开口说:“就是一种面,又快又好吃。”
“好啊!我学会了给你做。”都暻秀微笑着说到,只想给你一个人做。
“好啊,那个面啊,这么做……”
张艺兴和都暻秀在小小的厨房里面展开了一场温馨而温暖的厨艺讨论,最后以见多识广的张艺兴获得胜利,让我们鼓掌。同时为失败的都暻秀表示感谢。
边伯贤抓着脸走出房间,就看见和都暻秀说的开心的张艺兴,看着两人明显默契十足的配合,心中突然觉得不太高兴。
于是,边伯贤带着乖巧的笑容跑进了厨房,凑到张艺兴身边问道:“lay哥在做什么,好香啊!我肚子好饿!好饿,好饿!”
边伯贤一手搂着张艺兴的腰,把自己的脑袋放到张艺兴的颈窝处撒娇,声音软软糯糯的听得张艺兴心下柔软。
于是,张艺兴笑着伸手揉了揉边伯贤的头发后说:“一会儿就好,要不你先吃一口?”
“好啊,啊!”边伯贤张嘴等着张艺兴喂,眼睛咪咪的好不开心。
张艺兴笑着给边伯贤喂了一块肉后,又给一旁看着的都暻秀塞了一块,自己笑得眉眼弯弯的,小酒窝显眼的不行。
边伯贤搂着张艺兴,嚼着嘴里味道颇好的肉,看着和自己一样有先吃待遇的都暻秀,表示自己就先不计较了。恩,其实主要是肉太好吃了。
都暻秀也表示肉很好吃,于是自己又偷偷的塞了一块,看的张艺兴好笑,觉得一向稳重的都暻秀这样真是可爱。
厨房里面多了一个人却也不觉得拥挤,反倒更加显得温馨,让看着的吴亦凡深深的皱眉。
到点了,早饭做好了,其他的团员也循着香味迷迷糊糊的起床了,连带着经纪人哥哥一起吃了个早饭,几乎把盘子都舔了个干干净净。
接下来是growlMV的拍摄,这一次的MV的拍摄用的不是剪切的手法,所以难度还是很高的,不过还是顺顺利利的过了。
另外,张艺兴还收到了表扬,说他现在对镜头的表现力好了很多,舞蹈也更有自己的风格了。听得其他的团员表示与有荣焉,不愧是lay(lay哥,蛋蛋,咦兴,艺兴)就是棒了,比自己得了夸奖还要开心。

05

在一天的时间把MV录完后,还有一大波的电视,电台通告等着他们。疲惫但也觉得踏实,毕竟层出不穷的通告证明了他们的出色和实力。
张艺兴带着满满的艺能感和吴亦凡一起去做节目,特别特别的配合节目的mc,顺顺利利的结束了,张艺兴表示自己好歹在极限挑战待过,这种小节目的艺能分分钟好不好!小骄傲脸。
下了节目,张艺兴小小的打了一个哈欠,觉得有点困。
“困了?要回宿舍睡一觉吗?”吴亦凡看着张艺兴问道,表情关切中带着期待。
“不了,要去练习一下舞蹈。都和kai约好了。”张艺兴抓了抓头发说到,酒窝微微的陷了陷,“你呢?”张艺兴随口问道。
吴亦凡撇了撇嘴说到:“你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就记得kai他们呢!”这话说得好醋,酸溜溜的。
“怎么会!”张艺兴赶紧反驳,眼睛睁得大大的,亮晶晶的看着吴亦凡说,“我一直记得队长啊!”
切!就这么一句话就想哄自己,没门!吴亦凡不屑,可是不可否认心里面舒服了很多,但表面上还要故作严肃的看着张艺兴问道:“那你昨天为什么不和我吃饭,而且昨天你也很少和我说话,今天早上也不夸我帅?明明我今天换了一件皮衣。”
“恩,你不是有通告吗?还有昨天有点累就早早睡了,没来得及说。今天早上嘛!我忘了。”张艺兴诚实的说到,尴尬的笑了笑后说,“你一直都很帅,帅的不要不要的。”
“哼!”吴亦凡不看张艺兴,一脸我还生气的表情。
张艺兴看着这样的吴亦凡有些傻眼,表示虽然曾经的吴亦凡有些少女,但一哄就好,好不好,现在怎么办?
没办法,张艺兴只好接着哄。
“队长,你最帅了,宇宙无敌帅!你就是我男神,我心目中最帅最帅的人!我的偶巴!……”张艺兴看着吴亦凡认认真真的说着谎话,说的吴亦凡通身舒畅。
“恩!好了不用说了,够了。”吴亦凡露出一个带着牙龈的满意微笑后看着张艺兴说到,“你还要去练舞吗?不和男神去吃个饭?”
“要练舞,明天配男神你去练歌房怎么样?”张艺兴机智的问道,明天正好想练一练歌。
“行!男神答应你。”吴亦凡大手一挥后说到,十分满意。
看着这样的吴亦凡,张艺兴心中温暖,不管之后的离别,这一刻他们还是共同走过荣辱的亲密团员和兄弟。
吴亦凡先是送张艺兴到公司后才自己回了宿舍,他要去贴个面膜,保养一下男神的脸,好把自己的小粉丝迷的死死的。
而舞蹈室的金钟仁则表示,和lay哥一起跳舞真棒!一起探讨动作,跳累了说说话,lay哥还帮自己拿水和毛巾。特别是毛巾还是lay哥用过的真幸福。
拿毛巾的时候张艺兴没想那么多,男孩子嘛,不讲究。
“lay哥,我这个动作怎么样?”
“帅!kai跳起来特别棒!不过我觉得这个动作幅度似乎可以再大一点,你看这样着怎么样?”
“好像可以,我再试试。”
“一起来。”
门外,有一个瘦小的身影看着跳舞的两个人,眼中是说不出的火热与向往。
他也好想,好想站在舞台上挥洒汗水,像lay一样多好!为什么自己和lay长的那么像,甚至比lay还要精致,可爱,却永远只能仰望。
因为你是整出来的好不好!因为你从未实打实的努力好不好!所以心态放端正一点好不好?

06

要去海外了,所以公司特地找人过来重新设计了一下造型,张艺兴自己就换了个发色,最夸张的还是吴世勋,那完全就是调料盘好不好。
张艺兴看着皱着眉揉头皮的小忙内觉得很心疼,于是赶紧凑过去细细的安稳,纤长柔软的手也帮着吴世勋一起按摩头皮。
“还疼吗?”张艺兴关心的问道,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腰上盘桓着吴世勋的胳膊,两个人离得特别近。
“lay哥哥还好了,这个染发剂时间短,不太难受。”吴世勋搂着自己的lay哥哥笑眯眯的说到,完全孩子样。
“你呀!怎么可能不难受,下次你可以偷偷跑掉嘛,就说肚子疼,知不知道?反正一次两次的公司也不会介意。”张艺兴私下看了看发现工作人员都在忙,便悄悄的告诉吴世勋自己的小经验。
“好的。”吴世勋笑着应到,他就知道lay哥哥最关心自己了。
一边的边伯贤看不下去的了,三两下的跑了过来找张艺兴撒娇说自己也好难受。
“你别骗人了,就一个色,有什么好难受的。”
“就难受了,你怎么没大没小的,要叫哥。”
“你有哥的样子吗?”
“有!”
……吴世勋和边伯贤感情很好的吵着,刚刚想让张艺兴评理的时候,却发现张艺兴被朴灿烈那个狡诈的截胡了,真是恨得两人牙痒痒。
朴灿烈一脸幸福的抱着张艺兴,张艺兴就温温柔柔的拍着朴灿烈的背安抚:“没事了,哥帮你治愈一下,就不难受了。下次千万不要再吃那么多冰激凌了啊!”其实朴灿烈没啥事,就多上了几次卫生间,但在张艺兴面前绝对要装难受。
看的正在做造型的几个人在心里面大呼朴灿烈狡诈。特别是鹿晗。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你个泡菜鱼还不快点放开我的张蛋蛋,行不行鹿哥踹你。
吴亦凡则表示,明天不和你一起练Rap了。
金俊绵和金珉锡表示,灿烈这小子要和他好好聊一聊。
金钟仁表示自己也好想要lay哥哥安抚一下。
金钟大和都暻秀则表示,朴灿烈你下次绝对不要范到我手里,不然补刀你(锁喉你)。
晚上,张艺兴看着帮自己整理行李的金钟大,灿灿的笑了笑抓了抓头发道:“谢谢你了晨。”他对整理这方面实在'不在行。
“哥就不用和我客气了。”金钟大笑成猫咪嘴,看着近在咫尺的张艺兴问道“lay哥袜子带那双?我送的那双好不好?”
“好啊!”张艺兴笑嘻嘻的回答道,拿着自己纠结的耳机线来整理,金钟大帮他整理行李,他实在不好意思不干点什么,但又不能帮倒忙。
金钟大看着专心致志力耳机线的张艺兴温暖的笑了笑,也低下头好好的整理。
恩,背心带这个好了,自己也有一件 放好了,OK。多带几个外套和体恤,放好了,OK。裤子带这几条,lay哥喜欢,要不要把衣服配好呢?算了让lay哥自己来吧!这样才舒服,鞋的话,一脚蹬……
温暖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显得温馨极了,有点像是小夫妻出门的样子。
另一边,高尚看着理事长一脸的期待。
理事长看着高尚僵硬的脸毫不留情的拒绝了。exo是公司全力打造的天团,他要负责任一点。
“为什么?为什么?”高尚歇斯底里。
“因为你实力不够。”理事长中肯的说到。
“实力,实力,我家有钱,这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我有实力的。我可以……”
理事长打断高尚疯疯癫癫的话说到:“钱并不是我们要的实力,不过如果你有一千万,或许你可以成为exo预备役。好了请走吧!”理事长不过开了个玩笑,没想到,高尚真的相信了。
其实按照原本的世界轨迹,理事长会无脑的答应,但或许是因为张艺兴的原因,理事长的智商上线了,整个世界的智商上线了。毕竟一滴墨水放到白水里面,它的影响力可是很大,比如作为时空变数的张艺兴,他让这个单薄的世界变得复杂。
就让我们期待吧!



评论(2)

热度(73)